熊玠:美国官方和民间对中国态度迥异

发布日期:2019-06-21 00:35   来源:未知   

  :20国领袖峰会今年移师亚洲,在韩国首尔举行,世界金融秩序将如何调整,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线国领袖峰会前夕,美国、中国、欧洲三方如何角力,三方各有哪些想法?中国发改委对外研究所所长张燕生,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熊玠,以及旅法学者陈彦作客《听风录》。

  邱震海:我们知道第五届二十国领袖峰会,马上要在亚洲的首尔举行,这已经是第五次了。这次峰会之前我们非常有兴趣的看到,在美、中、欧三方之间,似乎从货币格局到金融格局,到经济格局以及背后的政治和战略考虑,似乎某种程度上出现了合纵连横的迹象。

  解说:第五次20国领袖峰会将在韩国首尔举行,这是20国领袖峰会首次在亚洲举行,而且是首次在八国集团之外的国家举行。20国领袖峰会从两年前的首届华盛顿峰会开始,历经伦敦、匹兹堡、多伦多直到11号的首尔峰会,也由原来为救市、退市而设立的临时性峰会演变成一个固定化、常态化的机制,并与八国峰会一起,对未来国际金融、经济乃至国际政治秩序,具有影响力的机制。

  今年20国领袖峰会前,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法国,受到法国总统萨科齐超乎寻常的接待,据透露中法双方就二十国领袖峰会的议题、发展方向进行了沟通,11月将担任20国领袖峰会轮值主席国的法国,同时也将主办2011年的二十国领袖峰会。有报道说,萨科齐准备把汇率问题作为20国领袖峰会上的主要议题,法国媒体称萨科齐在访法期间,试图就改革现行汇率世界体系说服中国。

  在首尔峰会之前,虽然对于中法磋商的内幕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双方在利用二十国峰会,在重塑国际金融秩序方面有着相当的共同利益。而这在相当程度上,跨越了之前双方在意识形态和宗教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并引起了美国方面的密切关注。

  邱震海:好,美中欧三方合纵连横,我们先看看中国方面的动向,在北京现场是中国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的所长张燕生教授,你好张先生。

  邱震海:我记得去年4月2号伦敦,www.528008.com,第二次20国领袖峰会之前,4月1号晚上你出席了《震海听风录》的节目,当时我们做了很多探讨。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而且首次在八国领袖峰会之外的,另外一个亚洲国家举行,这次20国领袖峰会,据您的了解中国方面有哪些主要的考虑?

  张燕生(中国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我想我们从总的来讲可以把它分成四个方面,首先第一个方面就是在首尔峰会希望加强下一步国际宏观政策的协调,对中国方面来看,也就是全球经济的强劲、可持续和平衡增长是同等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这次危机把世界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我们说是危机的重灾区,主要是欧美。目前欧美面临着也就是通缩的压力,也就是面临着经济复苏乏力的压力,因此现在普遍采取了很低的利率,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货币贬值等一系列的政策。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新兴经济体,新兴经济体目前都面临着通胀的压力,因此普遍都是在加息。

  张燕生:因此在世界主要国家都采取量化宽松政策的情况下,货币都面临着很大的升值压力,因此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话,要想实现强劲的可持续的和平衡的经济增长是很困难的。

  第二个方面,也就是下一步也就是在首尔峰会中间,应当积极的推动这个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的改革,也包括IMF的改革,也包括全球金融监管体系框架的改革。以及我们所讲的,也就是下一步怎么能够在国际货币、国际金融这些方面,能够在改革方面有一些实质性的进步和举措。

  第三个方面,也就是如何能够在首尔峰会中间,解决我们叫南北不平衡的问题,也就是发展的主题。也就是实现联合国的千年目标,如何能够进一步对发展中国家开放出口,而且能够增加对发展的投资,能够增加这种全球过程中间更加的公平,给发展中国家有更多的机会。

  第四个方面,也就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尤其是推动多哈回合的谈判,开放贸易和投资。

  邱震海:您刚才讲了四个方面,第二个引起了我尤其的兴趣,就是国际金融秩序的改革,尤其是框架性的改革。这个我们知道从两年前的第一次,我记得不错的线国领袖峰会之前,其实欧洲方面就曾经要游说中国方面,要脱离一个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当时好像中国没有应允。而且去年在您上我们节目之前,伦敦第二次20国领袖峰会之前,中国央行周小川以个人名义发表一个文章,要强调一个SDR特别提款权的机制。无论是两年前,还是一年半,这个时间过得很快,到目前为止您觉得中国在改革国际金融秩序方面,有哪些具体的设想,着力于长远。而且在这些过程当中,一方面是美元,一方面是欧元,而且我们知道这个一年半期间,人民币升值升得很快,已经成为相当程度的硬通货,在这方面中国方面有哪些长远考虑?

  张燕生:在这个方面实际上来讲,我们发现就像刚才震海先生刚才讲到的,无论是两年前也好,还是一年半前也好,当时我们提出一些长期的问题,就是关于国际金融货币体系改革的这些长远问题的时候,国际社会当时的反应并不是很积极。

  张燕生:也就是当时世界各国都关心的都是短期的问题,也就是如何能够走出危机,如何能够同舟共济的走出危机。现在两年过去了,从国际社会来讲,越来越体会到这种长期的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的改革,对世界未来发展的重要性。因为我们知道从世界历史的角度来讲,也就是前两次经济全球化的时期,也就是1870年到1913年和1950年到1973年,两次世界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都有着比较好的国际货币体系,1870年那次是有金本位置,那么1950年那次有布雷顿森林体系。我们当前危机,凸显出我们现在也就是我们的国际货币体系也好,国际金融体也好,都是缺少监管和缺少秩序。

  因此在这个方面从中国方面来讲,所提出来的下一步怎么能够解决我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间的困境,怎么能够解决现在整个国际的货币和金融体系中间,比如说一些主要的货币储备国,如果增加货币的发行,它就会造成全球的货币资产的贬值和其他国家货币升值的压力。所以这个问题从中方来讲,认为在这个方面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们也发现在国际社会中间也得到了积极的响应,像佐利克先生也提出来了,国际货币体系应该建立一个合作型的货币体系。

  邱震海:追问一下,如果说两年前当时是欧洲,甚至是具体来说是法国曾经游说中国首次在华盛顿峰会上有所动作,中国没有应允。但现在是不是到了某种程度中法或者是中欧,在这个问题上相对来说比较巧妙联手的时期?在中国方面您个人的看法?

  张燕生:我个人认为这种联手,实际上还是全球改革的需要,因为从法国的总统萨科齐先生所提出来,这次我们主席去,他说提出来的,关于国际金融货币体系改革的很多观点,跟我们中国的学者和我们中国方面的观点,实际上还是有着越来越多的共同意义,越来越多的共同话题,所以我们要推动这项改革。

  哈镇近期的表现来看,线场正赛无一胜,无论对手实力强弱无论主客场都无法战胜对手,对这支球队来说本赛季想要保级,难度很大,目前排在联赛最后一名。但是虽然无法战胜对手,但是均为输给对手超过2球,这点可以留意一下,虽然对手都是进攻能力不强的球队,本场对手曼城,而曼城是本赛季英超进球数最多的球队,在进攻端曼城的热苏斯状态火爆,已经连续三场正赛零封对手且都至少打出3球以上。仅4场正赛,踢出21颗进球。这个表现我想哈德斯难以抵挡哟。从双方历史交锋来看,不出意外哈德斯仅5场与曼城的比赛无一胜出,近一场英超对阵更是被对手6:1血洗。从实力上看,曼城踢哈镇胜负悬念极小,想要进几球完全取决曼城的态度。

  宋轶在这么沙雕的剧情里坚持了这么久,还要跑去给女主炫耀,www.444585.com!最后被女主扇了一耳光。最新的剧情发展是开始在男主公司搞事情。

  “我一直在中式元素如何创造和融入国际流行趋势之间进行探索。我认为客户是设计师最好的镜子,他们会替你想到很多问题,并对你提出更高水平的建议,这会倒逼着自己不断提高读懂需求的能力。在我看来,好的设计市场未必接受,但市场认可的设计一定是好设计。”她是茧迹品牌创始人、设计师李呐。李呐中国十佳时装设计师李呐,...

  火灾过后两天,新建村的各个宾馆住满了人,第三天开始,新建村紧急搬迁,所有商户一律关闭。

  原标题:杜海涛沈梦辰同框发糖 上海机场两人挽手背影尽显甜蜜来源:中国青年网